中國南海研究院
官方微信公衆號

當前位置>首頁>信息中心

阮宗澤:跳出權力轉移誤區看中美關系

2019-12-24 09:40:37       来源:环球时报

國際社會總是身不由己地屏住呼吸,密切注視著中美關系的每一次騰挪。自2018年以來,美國動辄使用關稅“大棒”,以貿易爲武器,挑起經貿摩擦,中美關系進入速凍模式。有人熱衷將中美關系置于“修昔底德陷阱”的放大鏡下,稱世界權力正在轉移,認爲美國的霸權將會轉移到中國身上,並渲染“注定一戰”的宿命。但這種看法顯然過于簡單了,不符合事實,也不符合時代發展趨勢。


維護國際秩序更有利于崛起國家


按照權力轉移邏輯,新興大國的崛起會挑戰現行國際秩序,破壞國際秩序的穩定,必然會與守成大國迎頭相撞。然而,事實正好相反。面對突如其來的2008年金融危機,爲什麽不是七國集團(G7)而是二十國集團(G20)登場來應對該危機呢?因爲包括美國、法國等都不相信G7能擔此重任,反觀G20中有一批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,這正是這場“世紀大拯救”成功的原因所在。其中,中國表現尤其突出,並做出了卓越貢獻。過去10余年裏,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每年都超過30%。


再從另一個角度看,當前國際秩序出現的波動並非源于大國的崛起。有的發達國家將國際關系簡化爲權力競爭,奉行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,搞極限施壓,制造緊張,而且從全球多邊機制中退出,導致了國際形勢的顛簸起伏。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發展中國家和新興大國卻在竭力維護現行的國際秩序,支持多邊主義。對崛起國家而言,維護國際秩序的好處要大于挑戰國際秩序的收益。


與蘇聯截然不同,中國的崛起是在現行國際秩序內實現的。盡管現行國際秩序尚有不完善之處,中國仍積極參與和加入國際機制與國際組織,主動融入,承擔責任。


迄今中國參加了幾乎所有普遍性政府間國際組織,加入了500多項國際公約,主動提供“一帶一路”倡議、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國際公共産品。中國正以前所未有的廣度與深度嵌入國際體系,反映了中國與國際秩序的關系本質上不是對抗性的,而是合作互惠的。國際秩序不僅沒有因爲中國的加入而減損,反而更具代表性、合法性和權威性。不僅如此,全球化將中國自身利益與國際社會的利益更緊密地聯系在一起,中國將更加開放,並致力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。


不僅如此,與曆史上其他大國靠戰爭崛起不同,中國既堅持和平發展,又堅持與各國合作共贏。中國以和平方式使14億人擺脫貧困,獲得空前的繁榮發展,正是由于中國不斷發展壯大,才能成爲應對各種全球性挑戰的更有力夥伴。無論是在應對金融危機,還是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等諸多全球性風險上,中國都是答案的一部分。同樣,全球化讓中美緊密相連,兩國在全球供應鏈、價值鏈中處于關鍵位置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由此可見,在觀察與分析中美關系時,需要跳出權力轉移範式的誤區。


中美應就“根本性問題”坦誠對話


2019年6月18日,習近平主席在中美兩國元首通話時指出,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大阪峰會期間舉行會晤,“就事關中美關系發展的根本性問題交換意見”。何謂中美關系的“根本性問題”?當然指的就是作爲世界兩個最大經濟體如何和平相處、合作共贏的問題。因此6月29日在與美領導人的會晤中,習近平主席指出:“中美兩國雖然存有一些分歧,但雙方利益高度交融,合作領域廣闊,不應該落入所謂沖突對抗的陷阱,而應相互促進、共同發展。”這表明中方並不認同所謂的“修昔底德陷阱”。這才是對中美關系負責任的立場,符合中美的根本利益,任何尋求“脫鈎”的企圖,注定是無法成功的,也違背兩國人民的意願。


中美兩國關系並不存在誰占便宜、誰吃虧的問題,其本質是互利共贏的。自從建交以來,中美兩國在政治、安全、經濟貿易、人文等領域的交往成就斐然。中美關系的內涵早已超出雙邊範疇,賦予了全球意義。中美經貿關系合則兩利,鬥則俱傷,這是由雙方利益不斷融合的客觀現實所決定的。保持中美關系的穩定發展,應當成爲中美共同向國際社會提供的重要公共産品。


當然,美方不應將其問題歸咎于中國。美國國內也有一些理性客觀的聲音,旗幟鮮明地指出“中國不是敵人”。美衆議院前議長紐特·金裏奇在他的新書中說,美國的失敗不能歸咎于中國。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傑弗裏·薩克斯說,“中國不是我們經濟問題的根源,企業的貪婪才是”。


雲來山更佳,雲去山如畫。習近平指出,我們提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,但這個夢絕不是“霸權夢”。我們沒有准備去取代誰,只不過是讓中國恢複應有的尊嚴和地位。中國提出與美國共同構建不沖突不對抗、相互尊重、合作共贏的新型大國關系,就是要擺脫權力轉移的陷阱,開辟大國相處的新境界。曆史上有哪個崛起大國對守成大國,提出過如此以合作共贏來界定雙方關系的倡議?雖然中美關系再次來到十字路口,但絕不應被悲觀氣氛籠罩。(作者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、研究員)